阅读历史
换源:

第575章 先皇口谕

作品:天下第一医馆|作者:贵族丑丑|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5-11 16:50:42|下载:天下第一医馆TXT下载
  王妃一行进宫,没像墨白那般受到阻拦,直接就被放行了。

  不过进宫之后,却没能直接去中宫,而是先被安置在了后宫一处殿宇中,说是要等皇后召见,方可过去。

  阿九待兵士退出殿宇后,忽眯眼瞧了瞧门外,又召来身边随行的一名竹叶门宗师,两人低声秘语了几句。

  林素音见状,便待阿九过来后问了句:“怎么了?”

  阿九没有立刻回答,微沉吟,方道:“殿下先一步进宫,现在应该就身在中宫,按道理我们来了之后,应该可以直接前往中宫才对。现在将我们安置在这儿,有点不对劲。”

  “嗯?”林素音闻言,面色当即一变,眸光立刻望向门外,并不见兵马封门,看不出异状,又转头看向阿九,低声问道:“有暗卫在周围吗?”

  “有!”阿九点头,又道:“不过娘娘也无需担心,既然没有明着将我们扣押,就说明他们还不敢轻易朝咱们下手,可能是某人担忧压不住殿下,害怕殿下生乱,才会这样安排,以做提防。”

  林素音闻言,沉默一下,问道:“墨白那边会不会出事?”

  阿九摇头:“娘娘放心,还是那句话,既然没有明着扣押我们,就说明他们还有顾忌,不敢和殿下公然撕破脸。既然如此,那殿下就不会有事,我们这次回京,殿下根本没有其他想法,有人多心了。”

  林素音听他语气平静,没再说什么,转身坐下。

  阿九给灵儿使了个眼色,让她照应好王妃,转身退下又来到门口,眺目远望中宫方向,眼神沉思。

  这种情况,他倒真的并不太怕,反而是心中一块大石落地。

  他觉得现在宫中做主的恐怕真的不是定武帝了,否则,又何需用控制娘娘这种手段来提防殿下?

  ……

  御书房。

  张邦立站在下首,躬身道:“陛下,明王妃已经在翠屏殿暂时安置了。”

  “嗯。”龙椅上的年轻男子轻轻颔首,稍默,又忽而问道:“总长,父皇之前可曾对总长有过什么交代?”

  “陛下是指明王?”张邦立抬头,看向上首那依然身穿蟒袍的青年,豁然正是曾经的老九,泰王。

  “朕听闻父皇便一直觉得明王有不臣之心,或行祸国之事。如今朕初继位,对此甚为不安,不知当如何处置是好。”泰王还未正式继位,故还没改元立号,此时其尚有稚色的脸上,闪过一抹忧虑。

  张邦立听得心中当即一沉,陛下果然还是容不下明王的。

  其实在泰王下令将明王妃暂时安置在翠屏殿时,他就心有所感,担忧陛下会克制不住,有借明王妃母子逼明王谋反的意图。

  所以,他留了心眼,待王妃等人一到翠屏殿,就立刻散了兵士,以防有兵士故意创造和明王府冲突的机会。

  张邦立知道,这绝不可能是先皇的意思,先皇在世时,都没敢轻易动明王,又怎么可能让未稳新君,贸然动到明王头上?

  张邦立能够理解陛下对明王的忌惮,但这一次,他没办法附和,否则对不起先皇的托孤之请,严肃道:“陛下,老臣从未听先皇说过明王有不臣之心,先皇临终前只交代臣下,要告诫明王忠君体国,谨遵臣事,助陛下扫除外敌内奸,中兴大夏国朝。”

  “是这样吗?”坐在上首的泰王,盯着张邦立,抬手摸了摸自己那曾经被墨白扇过一耳光的脸,轻声道:“朕倒是有些费解,记得父皇曾因明王忤逆,削其爵位,怎么如今又好似将其视作托孤之臣了?”

  “先皇确曾剥去明王爵位,是因不喜明王冲动易怒,故而惩戒。但后来明王慑服道门,解国朝数百年之隐忧,陛下又念其功绩,复了明王爵。”张邦立知道,陛下已经不高兴了,但还是躬身一拜道:“陛下,明王不止是国朝亲王,更是道门大尊,身份非同一般。值此先帝薨逝,朝局不稳之时,万望陛下务必明辨忠奸,切不可中了小人挑拨离间之计。”

  泰王闻言,盯着张邦立的眼神顿时一沉,不多时,却又平复,面色诚恳道:“总长提醒的是,朕初继位,国事尚不熟悉,幸得总长在旁辅佐,否则朕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身为国臣,自当忠君,老臣岂敢当陛下如此赞誉?”张邦立闻言,直接跪伏,三叩首。

  泰王看着他的眼神,这才和缓了些,正自这时,只见真人身影自门外走来,泰王立刻看去。

  便见真人对他轻轻颔首,泰王心中顿时一松,再看向张邦立道:“既然父皇有遗诏赐予明王,如今明王已归,总长便速速去宣吧!”

  “老臣告退!”张邦立抬起头,也见到真人来了,知道二人或有话说,便起身告退。

  真人眼望着他从地下爬起出门,眼眸一闪,看向泰王,罕见的多言了一句:“陛下,张总张乃先皇之孤臣,甚得先皇信重,乃先皇为陛下所遗托孤之臣中,最放心的一个。”

  泰王闻言,神色微顿,随即便点头诚恳道:“朕亦视张总长为股肱之臣,必多加倚重!”

  却只一句,泰王便换了话题:“真人,方才听说明王曾与您动手,朕心中甚是不安,真人无碍吧。”

  真人方才一句,已是心中不忍张邦立一世忠君而下场凄惨,才破例多言一句,自不会再纠缠这个话题。

  迎着泰王的目光,点头道:“有劳陛下关心,老道得先皇恩典,得以再续数载光阴,经历此番生死,侥幸有所得,故一时技痒,与明王过了一招,擅自在宫中动武,还请陛下勿怪。”

  “真人深意,朕自然心知,真人再进一层,想必明王定然不是真人对手吧。”泰王对这话倒是信的,听闻真人又有突破,他是真心高兴,觉得真人定是在以这种方式,警告明王不得乱来。

  真人闻言,只道:“明王能战败梅清风,老道便是侥幸有所得,又何敢大言称胜?”

  泰王眸光一凝:“明王当真功高至此?真人有所突破,竟还拿不下明王?”

  “当世数位逍遥境真人,如果不真正分生死一战,谁也不知道结果。唯有明王的实力是真打过的,也正因此,他才能威慑玉清和太清。”真人抬眸,看向泰王,又道:“不过老道虽然不敢说胜明王,但也无惧就是。”

  泰王闻言,眉头稍皱,真人话中意思,他听明白了,虽未必能胜明王,但保自己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真人此番见过明王,不知情况如何?”泰王如果真要对付明王,也没指望就靠真人一人,真人护卫身边,能保自己安全就可以了,这么一想,便松开眉头,转而问道。

  “陛下放心,老道已经将先皇之事告知,未见明王有何不妥。”真人颔首直接言道。

  “朕继大统之事,他如何反应?”泰王眯起眼神,紧盯真人。

  只见真人淡然点头:“明王问了是否先皇亲旨,老道答,然。他便点头了,表态明王府以及道门遵先皇旨意。”

  “就这样?”泰王眯起的眼瞬间瞪圆,掩饰不住的诧异。

  “就这样。”真人道。

  泰王禁不住站起身来,来回度了几步,脚步越来越轻快,忽然,他脚步一顿,轻声问道:“他可是知道明王妃已入宫?”

  “老道尚不知明王妃已入宫,想必明王亦不知。”真人轻声一句,随即盘坐蒲团,闭目不语。

  ………………

  ……

  张邦立出了御书房,眉宇间不禁有几分苦涩凸显。

  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张邦立在宫里一辈子了,岂能不知这个道理。

  所谓托孤之臣,是权盛之始,何尝又不是落寞之始?

  他倒不是恋权不去,而是放不下先帝嘱托,也放不下这国朝兴衰,然而,新君还未继位,他便让新君不喜…

  吐出一口长气,快步前往中宫。

  来到中宫门口时,见守卫已撤,他又是愁思满腹,明王先前硬闯甚至动手的过程,他岂能不知。

  新君如此忌惮,明王却又如此强势,这如何能不生事端?

  一内侍进去通报,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便来人道,明王请他进去。

  没能直入寝宫,而是在正堂等了一会,才听脚步声响,张邦立立马望去,便见墨白身影而至。

  “见过明王!”张邦立拱手。

  墨白面色低沉,只点了点头,便直接问道:“找我有事吗?”

  张邦立站直身形,沉声道:“先皇口谕!”

  墨白闻言,沉默一下,跪倒在地。

  张邦立见状,眼神微动,这才开口道:“尔自小生于民间,朕虽未尽养育之恩,但尔终为大夏皇家子嗣,当以国朝兴衰为重。朕虽去,国朝仍在,新君仍在,尔当谨遵臣事,尽亲王之责,务必辅佐新君,定朝纲,平国乱,再现大夏中兴。若尔不遵,但有行差踏错,朕已留旨,举国皆诛!”

  “儿臣谨遵圣意!”墨白双手抱拳,叩首。

  “殿下请起!”张邦立待其接旨,开口道。

  墨白起身,与张邦立对视一眼,沉声道:“宫里打算何为为陛下归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