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288 林三酒顺利上岸!

作品:末日乐园|作者:须尾俱全|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05-10 12:45:41|下载:末日乐园TXT下载
  经过短暂的几句争执之后,森平阵营中的人很快决定出了接下来两个踩上黄色标志的人:先是黑皮肤女人,再是那个主妇。不管是处于逃避也好、提防也好,他们都没有把林三酒这一边的人纳入考虑范围之内。

  跟在林三酒身边的几个别墅主人都掩不住着急了;尤其是那个盘中只剩下一根鸡肉肠的少年,总好像在欲言又止。

  “姐姐,假如我们按照厨师一开始介绍的顺序,分别将肉串、牛肋排、羊腿和鸡肉肠,换成1、2、3、4的话,是不是就清楚多了?”季山青瞥了身边几人,声音压得很低。

  ……不,一点儿也没有清楚。

  林三酒抿着嘴,望着黑皮肤女人走上黄色餐盘标志,将那硬板踩得往沙子里一沉。她盘里已经有了两根鸡肉肠和一块牛肋排,现在就等着森平保证的下一根鸡肉肠了。

  “这个活动也真是狡猾。”礼包轻轻叹了一口气,慢慢解释道:“不管是什么肉,听在我们耳朵里,都是食物而已,它们虽然种类之分,却没有本质不同……所以人一旦把注意力放在‘肉’上,就很难再把思绪抽出来了。而整个海滩烧烤,都特地把肉设计成了我们关心的重点。”

  肉难道不是重点吗?

  当她疑惑时,厨师正好也抬起了头,冲黑皮肤女人一笑:“烤好了!”

  黑皮肤女人连一点笑的意思也没有——因为烧烤架上出现的是一块牛肋排。

  “姐姐,”礼包小声对林三酒说,“不要想它是什么肉,你要想,这次出现的是2。”

  “你不是说,这次出现的肯定是鸡肉肠吗?”她回头冲森平扬声喝问了一句,手里朝厨师递出了盘子:“你到底有没有发现规律,还是说你在骗——”

  “啪”一声什么东西掉进沙子里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从沙子里迅速消失的烤牛肋排上。

  厨师放下铲子,一边弯腰去掏下一块烤肉,一边解释道:“没人领,这一块就扔了。”

  黑皮肤女人一脸茫然,仿佛忽然听不懂他的话了似的,过了半秒,才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你在说什么,”她猛地一抬头,“我明明踩在标志上——”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主妇迅速几步走了上来,活像整个人都睡醒了似的,“你是不是没踩中它?”

  黑皮肤女人以目光刺进了她的脸皮里。

  “我来试试,”主妇伸手就要将黑皮肤女人推下去,“你这一轮已经过了。”

  一声“咝”响,伴随着一道细影子,猛地从黑皮肤女人的肩膀处弹了起来,朝主妇的脸上扫了过去——主妇急急向后一仰,脚下差点没有站稳;那细影子眨眼间又收了回去,重新绕着黑皮肤女人的胳膊,盘成了一条花蛇臂环。

  “少动手动脚,”她冷笑一声,抚摸了两下自己的花蛇臂环。那臂环顿时活过来,蛇头朝她的手指扬起来,在半空中一点一点。“这可不是特殊物品,是我养的宠物。”

  主妇仍然冲她圆瞪着两只眼睛,好像既不知道忌惮,也根本意识不到他人的情绪,照旧直愣愣地说:“……那你下去,轮到我了。”

  “这一轮不是羊腿,”季山青冲主妇说道,“你跟她争也没用。”

  黑皮肤女人闻言瞥了他一眼,想了想,朝主妇哼了一声,转头就走——她没回到森平阵营之中,犹豫了一瞬,却站在了两个阵营中央的部分。

  森平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瞧他满面涨红、眉头紧锁的样子,似乎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一轮烤肉和自己预计的不一样。

  “烤好了,”

  在主妇踏上黄色餐盘标志之后的下一瞬间,厨师宣布道:“是一根肉串。”

  “肉串?怎么会是肉串——”森平差点跳起来,刚喊了半句,只见厨师一翻铲子,烤肉串同样掉进了沙子里。

  “没人领,就扔了。”他一脸“这个事再正常不过了”的神气。

  主妇突然拔尖了八度的声音,甚至把她身旁众人都惊了一跳。

  “怎么可能没人领?我是明明白白踩住了这个标志的呀!”她尖声质问道,往旁边退了一步,抬起脚,指着下方的黄色餐盘标志怒道:“你看看,是不是在我脚底下?”

  “的确是你踩住了没错,”季山青慢条斯理地说,“不过你们没明白的是,现在海滩烧烤已经进入第二阶段了。”

  “什么意思?”主妇刷地冲他一扭头。

  “从我搜集的讯息上来看,我已经发现了,这个海滩烧烤活动还暗藏着第二阶段——就是森平激发出来的。当有人声称自己发现了肉块规律时,则必须要在踩住黄色餐盘标志的同时,猜中即将出现的肉块,这才能顺利领到烤肉。”

  “什么?”有人当即骂了一声,“你扯呢吧,这他妈还怎么玩?”

  林三酒十分佩服地看了礼包一眼。这家伙可真能胡说……要不是她亲自动的手脚,听了这一番话估计都会被他骗过去。

  “不信的话,就让我来示范一下好了。”季山青朝那十五六岁的少年点了点头,示意他站到黄色标志上去,又朝森平笑道:“你猜这一块是什么?”

  森平紧紧抿着嘴,一声不出。

  少年一只脚踩在了黄色餐盘标志上,弯腰朝烧烤架上看了看。

  “我猜是羊腿。”季山青平平淡淡地说。

  “烤好了!”

  没过一会儿,厨师抄起了烧烤架上一块肉,将它递进少年的盘子里——不是羊腿,倒是一根鸡肉肠。

  “你不是也猜错了吗?还信誓旦旦的。”

  “诶?”顿时有人质疑了,“这不是羊腿啊?你不是说猜对了才能拿到吗?”

  季山青眨了眨眼睛,一双水波潋滟的瞳光里,泛着比谁都无辜的神情。“是啊,我是猜错了,”他指了指自己,“可是要拿肉的人又不是我。”

  “没错,我刚才跟厨师说了,我猜是鸡肉肠。”少年转过头,一手护着盘子里两根滚来滚去的鸡肉肠,小心地退到林三酒身边,“……所以我才拿到了的。不信,你们问他。”

  厨师点点头,证实道:“他刚才的确小声和我说了鸡肉肠这三个字。”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没吭声。

  “不信的话,你们大可以来试试。”季山青几步从黄色餐盘标志旁边退远了,不住比划:“来,来,请。”

  格林抢在别人之前,一步就跨了上去,回头冲森平喊道:“喂,你不是已经破解了规则吗?你还说它很简单。那么这一轮是什么烤肉?”

  森平谁也没看,只是低垂着眼睛,口中不住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计算什么——额头上几颗冷汗,却在烧烤的火光中看得一清二楚。

  见他不声不响,格林一拧头,干脆朝厨师胡乱说了一个:“那就……肉串吧!”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那根羊腿迅速在烧烤架上成了形,又被厨师一掀铲子,扔进了沙地里。

  ……即使是森平,到现在也没有怀疑了。很显然,从现在开始,不猜中烤肉种类,就算踩着标志也不管用了。气氛顿时沉重了几分——而厨师却是不等人的;在众人还在吃惊、还在疑惑的时候,下一块肉已经又放上了烤架。

  “你这一招真可以啊,”

  林三酒把礼包的战术在心里过了一遍,此刻也想明白了他的用意,不由小声夸赞道。

  破坏了森平的“预言力”之后,森平联盟虽然已经摇摇欲坠了,但这并不代表其中成员们就愿意反过来帮助林三酒。他们的信念被礼包戳破了,接二连三地被证明自己出了错,加上还不得不看着对手向自己指点江山的样子——没有人心里会不带着点气的。

  人就是这么奇怪,不管进化到了什么程度,也当不了经济学里的“理性人”。森平阵营里的人数众多,如果他们下了决心不让林三酒等人站上标志,恐怕她这一边零星几人还真没有办法对付;但是有了季山青这一番话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要说本来整场活动的最大焦点在于“争夺黄色餐盘标志”的话,那么现在的焦点一下子就变成了“我怎么才能猜中下一块肉”——现场有了礼包在,还能怎么猜中下一块肉?只好是蹲下来给他擦鞋。

  “多亏姐姐的意识力那么快,”礼包也要小声夸回来一句,“不管覆上去撤下来,根本就没有人能发现得了。”

  “那也是你分析得对嘛。”林三酒摸了摸他的头。

  在几分钟之前,她在自己领了烤肉离开时,悄悄在黄色餐盘标志上覆盖上了一层意识力。意识力被铺得很平均,一脚踩上去,和标志本身的触感没有什么两样,却把人和标志给隔绝开了——毕竟,如果以意识力包住身体的话,外来的东西只能落在意识力上;反过来,人不也不算是踩在标志上了吗?

  听见姐姐夸,季山青面颊都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浅红。他刚要说话,一抬头,发现克兰抄起自己盘中的羊腿,一口啃了下去——他急忙回头对伊藤先生吩咐了一句:“肉串!”

  伊藤先生微微一犹豫,还是迅速咬下了一块肉。

  “等等,你们抢着激发效果干什么?”小胖子李幸有点儿懵了,目光在两边来回转圈,“下一块是什么,到底谁知道……”

  “烤好了,”厨师一翻铲子,一根羊腿掉入了沙地里:“又没人领,我白烤了嘛!”

  就等着凑羊腿的高个儿和主妇,都不由发出了一声呻吟,活像是挨人扎了一刀似的。

  按照礼包的说法,羊腿不是羊腿,而是数字三。但是此刻出现了一个三又代表什么,林三酒还是想不明白。

  羊腿吃起来哪有肉串快,伊藤先生的嘴唇顺着杆子一抹下来,杆子顿时空了——他使劲把肉咕咚一声咽下去,险些闭过气去似的;那一头,克兰顿住了动作。

  “来吧,”厨师朝他招呼了一句,“在接下来应该出现的十块肉中,你要选择一种肉扔掉。”

  “我的运气真好,”礼包小声地笑了一句。

  谁也不会怀疑,从伊藤先生嘴里吐出的答案,是来自季山青的意志。他选择扔掉的是2,也就是牛肋排;只见厨师弯腰从袋子里掏出了三块肉,往沙子里一丢,就消失不见了。

  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10个重复的数字里,2出现了三次……林三酒似乎隐隐约约摸到了点什么东西的边。

  “你快说呀,下一块会是什么肉?”森平阵营中有人催促季山青道。

  季山青微微一笑,抱起胳膊,什么也没说。

  很快,森平阵营中的众人就明白了他为什么是这副态度——因为这一块,也同样是一根羊腿,对林三酒这边的人来说,完全是个废物,没有一个人用得上。

  “姐姐,”他不紧不慢地拉着林三酒,分开众人走到了标志上,“我们现在等肉串吧。”

  ……果然,林三酒盘子里又多了一根肉串。

  她现在只差最后一根肉串,就能安全离开了。

  “你们按我说的来,自然可以顺顺利利出去,”季山青走下标志,示意克兰继续吃他的羊腿,“让我来证实一下,我确实知道规律吧。”

  对于众人来说,现在他们的选项可不多。显而易见,没有了季山青的指点,就是站上标志也拿不着烤肉;眼下他们能做的,要么是与季山青等人两败俱伤,要么是互惠互利——两边本来就没有什么生死之仇,该选什么,自然一清二楚。

  接下来,一切都顺利得叫人吃惊。

  在礼包的安排下,伊藤先生小声跟厨师叨咕了一句,随即拿到了鸡肉肠,凑齐了一对儿;克兰恰好在这时激发了一个“决定下一块应该出现的肉是什么种类”的效果——礼包毫不犹豫地决定了,要再来一根鸡肉肠,并且把那个脸色灰沉的男人派了上去。

  要说他拿到了鸡肉肠不算奇怪的话,那么下一轮可就叫人吃惊了。森平阵营中的人忍气吞声等了两轮,没想到下一轮时,季山青居然又把那少年重新派了上去,而那少年竟然也顺顺利利地拿到了他的第三根鸡肉肠。

  面对着众人投来的目光,礼包懒洋洋地说:“你们派个凑羊腿的人去好了,下一轮是羊腿。”

  戈与少妇差点见了血,终于还是由高个儿的戈赢得了机会,果然拿到了一根羊腿。

  这一下,森平阵营的众人都对季山青彻底心服口服了——然而正是因为确信了他真的知道规律,所以当他在下一轮要往烧烤架前走的时候,众人才不约而同地将他拦了下来。

  “对不起,”黑皮肤女人看上去倒是毫无歉意,“你如果现在凑齐了烤肉,抽身走了,我们大家就都没办法了。你再等等吧,至少也得把你的猜肉方法告诉我们知道,你再……”

  “第一个凑齐烤肉的人出现了!”厨师高高的一声,顿时叫所有人都面色一变——“恭喜F05号别墅主人,成为第一个凑齐烤肉的人!”

  林三酒端着放满了四根烤肉串的盘子,一回过头,迎上了包括礼包在内的十一双眼睛。众人面色或青或白,好像硬是反应不过来现在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个,”她有点不尴不尬地挠了挠头,“是这样的,我……我才是别墅主人。我不是人形特殊物品……”

  季山青站在人群中央,一歪脑袋。“我才是呢,不好意思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