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八十章 说给自己听的睡前故事

作品:潜水鸟与蝴蝶|作者:金枝sh|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5-04 12:50:59|下载:潜水鸟与蝴蝶TXT下载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潜水鸟深深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看不清楚眼前这个女人。她变了吗?似乎变化有一些,但也不是很明显,还是自己记忆中,眷恋中的那个模样,笑容清澈朦胧,有时候冷的像秋菊,有时候又热情的像绽放的玫瑰,她爱你的时候感觉能够融化你的整个世界,哪怕是冰封的世界,你都不由自主为她打开一道裂缝,让她炙热的烈火燃烧掉自己,即使是地狱。但是若是她不想理你的时候,就永远是万壑间的那片云雾,飘荡在属于她的境界里。

  当年认识她时,自己穷困落魄,不名一文,甚至在这个魔都连个像样的居住的地方都没有。好不容易自己苦心竭力,砥砺奋斗总算赢得了自己如今的一个身份和地位,在这个冷酷残忍的城市里,不再是只四处飘零的流浪狗,而是真正的赢家。但是这一回头,却发现斯人已走,嫁做人妇。

  自己不仅要问,这到底是因何?自己这些年辛苦奋斗,赢了人生,成就了事业,如今看却实实在在是输给了这个叫有生的男人。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能让蝴蝶这样倾心,这样深情?而自己却的的确确和她生了个孩子,她却像是完全没有这回事一样?

  潜水鸟忽然觉得这是迄今为止,命运对他最大的挖苦和嘲弄,深深一击,让他感到浑身冰冷而无力。他都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该怎么办?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所有的猜测和痴念都看到了结局,那么自己该如何承受?

  他憋着自己不去想这个叫庄有生的男人,但是心里那蔓延的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脑子里一次次飘浮起这个男人的名字,一闪一闪晃到他的眼前:庄有生,庄有生,……

  潜水鸟忍不住问:你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要介意,我只是很想知道……

  虽然问了就后悔了但是他还是竖立着耳朵,紧张而期待地等着蝴蝶的回答。

  蝴蝶正在喝一碗椰汁西米露,晚餐基本已经进入尾声,止鸢早就吃饱喝足,坐在那里东瞅西看,那笑容神情都因为过于餍足而显得有些痴呆,眼神还有些迷离,可能本来每天的这个时候,他应该准备洗漱上床了,上床后他还会期待着妈妈坐到他身边给他念一章节的故事。睡前故事。

  这是每晚蝴蝶要干的事情,她自己也喜欢给他念点书,但是她从来不会去念那种简单的儿童读物,她只念给止鸢听她平时在看的那些书籍。很深奥的那种散文,随笔和小说。有一本叫做《丧钟为谁而鸣》的小说,整整读了一年。

  止鸢从来听不懂她在念什么,那些句子词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小时候他还会问蝴蝶,到底什么意思。但是蝴蝶却不愿解释,而且很烦他打断,说,你只要听着就可以。这些故事你总有一天自己会再去读,到时候你就会明白写的是什么了。

  此后止鸢便不再问。他很享受每天这个时刻,依偎在妈妈温暖柔软的怀里,嗅着妈妈身上那淡淡香香的气息,听她抑扬顿挫地念着词句,这就是他的全部世界了。他就会在这声调中慢慢睡着,飘到另一个美好的梦的世界。

  对止鸢来说,他享受的是这柔缓的声音,而非故事本身。对蝴蝶来说,读书就像是读给自己听的,而非止鸢。

  但是,今天显然常规要打破,他们娘俩还在一个叫做“爸爸”的男人家里做客。妈妈没说要走,他也不敢妄动,虽然他早就有些不耐烦了,而且一阵阵瞌睡开始凛冽地袭上脑袋,他就变得痴呆一样的坐在那里。

  一只小手搅动着眼前一碗里面有着各种晶莹颗粒的汤水,偶尔想起,就伸到嘴边吸一口,嗯,还带着点薄荷味,这是妈妈最喜欢的味道。不过,椰子味道却是自己不太喜欢的。他勉强吸着,知道自己不能剩下任何食物,这是妈妈的规定。

  蝴蝶优雅地喝着有着淡淡薄荷味的椰汁西米露。听见潜水鸟忽然问起了庄有生,先是一愣,旋即说:哦,有生啊,他是个美院老师。其实,他是个画家。是个国画家。早年一直在美国留学画画,近几年才回国发展。他结过婚,后来他的前妻在美国和他分手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因何分手。他们之间并没有孩子,不过有生对止鸢真的很好,很疼爱他,每天还亲自教他画画,这一点我,我真的很感激他。说实话我们在一起的这些年生活其实很平淡,他每天去学校上课,有时候还要参加一些画展活动,我哪,我一个闲散的家庭主妇就呆在家里看孩子,结婚后,我就没有再上班,因为止鸢毕竟要人带,而我们两个都没有什么家人,他有个哥哥但也鲜有往来。所以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这些年。我的生活基本就是这样。

  潜水鸟很吃惊,更加不快了,若是个比他更加年轻才俊的家伙倒也算了,这个有生的男人偏偏还是个结过婚的男人,简直就像是给他当头浇下一盆冰水,端的是哇凉哇凉的。

  他声音都有些不自然了,说:他,他结过婚?

  蝴蝶不以为然,说:是啊,他是结过婚,但是这也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