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0章:我还要这脸做什么?

作品:秦总入戏太深:老婆我输了|作者:八宝酱|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5-18 09:42:27|下载:秦总入戏太深:老婆我输了TXT下载
  “你疯了?”

  官承旭狠厉的性子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你不要脸。”

  “我的老婆都要跟人跑了,我还要这脸做什么?”官承旭压着她的手,将她的手抓着。

  冷菀意识到他到底要做什么,曲着手指头不许他抢自己的戒指,“滚,谁是你老婆,你老婆是唐梦,她现在还在帮你怀着孩子呢!”

  她狠狠地骂着,蜷缩着身子不许官承旭抢自己的戒指,那戒指以后还得给齐煜琛钱,她心疼。

  官承旭自己都要气疯了。

  冷菀就这么爱惜那枚戒指,将人直接给抱起来抵在了洗手池前,冷菀身体一接近冰凉凉的洗手洗顿时被冷的一惊,官承旭顺势的抓住她的手,利落的将她的戒指给取下来,丢到了一边。

  “你他妈疯了吗?这是我的戒指!”

  闻着声音便找过去,但就是找不到戒指是在什么地方,官承旭只看到她后背上两根细细的带着,雪白的背裸着,想到齐煜琛那只手抚摸过她的肌肤,官承旭沉着脸走过去把她拉过来,从裤包里取出一枚戒指。

  套到了冷菀的手指头上。

  “你做什么?”

  “不就是一枚戒指,我现在给你补上 。“

  这枚戒指上面镶嵌的是一枚价值昂贵的鸽子蛋,戴上之后就一个气息:贵。

  她要把戒指退下来,官承旭一脚分开她的腿将她固定在冰凉凉的墙壁上,命令般的口吻道,“不许取下来。”

  他捏着她软乎乎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她低头看到他粗粝僵硬的黑发,还有那野性的眼睛,该死的,要沦陷了。

  冷菀迫使自己冷静。

  “算是分手礼物?如果是那我就接受了,毕竟这些年我的片酬也……”

  “你这张嘴就不应该让她空着。”

  只是几秒的功夫,冷菀就很有本事煞风景,低头抵住了她的嘴巴,狠狠地一咬,冷菀也不甘示弱的咬回去,唇齿间都是一股血腥味道。

  她的反攻加上鲜血的刺激像是彻底激怒了眼前这个野兽,官承旭更加疯狂的压迫而来。

  被放到床上去的时候冷菀才顿时找回一丝理智,撑着他的肩膀冷不防的提醒他收手。

  官承旭不管还想要继续解她的裙子,冷菀不得不挑眉提醒,“难不成你想浴血奋战?”

  他不信,手指还往下探了探,果真是摸到了两个小翅膀,翻身倒在她身侧,心底里暗暗地骂着妖精。

  “我记得你生理期不是这几天。”

  “喔。”他还记得啊,“打完孩子之后就一直这样了,不规律。”

  她轻飘飘的提醒着他们之间失去的那个孩子,官承旭翻身过来将她娇小的身子抱住,从身体里拿掉那个孩子很痛,他手贴着她平坦的腹部,在她的头发上亲了口,“孩子会回来的。”

  声音里听得出来的浓重。

  冷菀的心里也生出来一些隐隐的后悔之意,想到那个孩子,她不是个冷血的人,但是在那一刻她却更是想要报复。

  报复眼前的这个男人欺弄自己的感情。

  “当然会回来,不过不是我和你的孩子。”

  “冷菀。”官承旭用力的捏住她下巴,用力的往上一抬,在她嫣红的唇上亲了一口:“别说这样的话,别惹我生气,我和唐梦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是哪样?”冷菀的声音也是凉凉的:“我早说过啦,要么我就要光明正大,要么你就给我滚,我不喜欢藏着捏着。官承旭,你都已经跟唐梦打算结婚了,你还想欺我到什么时候?”

  她手指在他胸口处点了点,眉目里突然间生出一些哀怨还有一些可怜楚楚的感觉,“放过我吧,行吗?”

  她承认。

  自己的做法都很作,但是在爱情里受伤的女人,向来都是无法真的做到真的宁静的。

  那时候她以为会改变些什么,但是,官承旭要做什么,哪会是任由自己一闹就会决定的。

  “不行。”

  她叹气,也不知道官承旭到底是在执着什么。

  “那你还想要什么?只要你说,我做到之后就放我离开,行吗?难不成你还真的想逼死我?大不了我就退出这个圈子,彻彻底底的逃离出去,让你怎么都找不到。”

  “你就那么想跟我撇清楚关系?没良心。”

  “到底是谁更加没良心?”她嗤笑,注视到他深寒的目光又夹着尾巴可怜兮兮的乞求,“放过我,行吗?”

  “我说了,不行。”他握着冷菀的手,将她剥干净丢进被子里,抱着她就这样睡过去。最近很忙,他手里的事情很多,刚刚回来就看到了那条消息。

  冷菀要是逼急了,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

  她就是个小祖宗。

  可这些脾气都是自己惯出来的。

  冷菀也懒得再去跟他废话,只懒懒的说,“你这样不行,官承旭,要么放开我,要么我就彻底的让你找不到。”

  她懒懒的闭着眼睛说话,轻轻地哼声。

  忙碌一天她也是真的累了。

  官承旭慢慢地睁开眼睛听着她软糯无比的音调,软软的,就像是糯米团子似的,她人也是肉*虫子一样,软软的,跟没有骨头似的。抱着就让人觉得很舒服,很舒服。

  他下巴抵着冷菀的头顶,捏着她腰间的软*肉,咬着她的身体又狠又凶的折腾。

  “你可以试试看,我到底能不能找到你?”

  哪怕是跑到天涯海角都可以找到。

  只是,需要浪费一些时间而已,只要她冷菀活着,有一点蛛丝马迹,她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冷菀哼了声,身体扭了扭正好蹭到了他的胸腹部,官承旭本身就有些心思被她蹭的顿时压不住兴致,搂着她半抱着吻过去。他有的法子都教着冷菀用过,折腾完毕,冷菀眼眸含噌带怨的盯着他,官承旭倒是神清气爽,抬脚压着她身子。

  “还舍得离开我?除了我之外,谁能够让你这样快乐?”

  “有病。”

  冷菀黑白分明的眼扫给他一个眼神:“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做的时候都喜欢问女人爽不爽,好不好,对自己满意的很,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切……”

  “你等着。”

  冷菀转过身去背对他。

  眼睛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她不敢去看官承旭。

  他说的没有错,只有在他面前她才能够真实的释放出自己的情绪,敏感的一切只能被他挑动而起,她讨厌这种让人生厌的感觉。

  隔天去剧组的时候官承旭就安排了人跟着她,甚至把她安顿到了自己名下的一套公寓内,算是半囚禁了她。

  冷菀敢跑他就拧断了她的翅膀,就算是齐煜琛,那也护不住。

  冷菀觉得官承旭是神经病,在电话里,他只说,“冷菀,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解决好一切给你一个答案。”

  ***

  考完试之后乔暖阳就放松了许多,接下来埋头开始工作,江南公馆里面安置妥当之后还需要好好地空置一段时间。

  她不想回青城别墅去,就在老宅住,小老太每天负责接送蕊蕊倒是乐的自在,她的事业也算是走上了新的一步,从香城开始拓展到了其他地方,这里面有顾霈霖的帮忙,也有秦世锦的帮衬,既然有资源可以利用,她又何乐而不为。

  厉家珍倒是对她早出晚归开始抱怨了几声:“每天忙来忙去的,也不见个人影,再这样下去,估计蕊蕊都要不认你了。”

  她摸摸鼻子有些惭愧。

  忙工作之后就对蕊蕊忽视了些,元旦节的时候她和秦世锦都忙,小老头自己带着蕊蕊去日本玩了几天,元旦之后他们有时间,所以小老头便提议,一起去附近的农庄里面摘草莓,让小朋友体验下乐趣。

  顺道在微信群里郑重提醒:谁都不许缺席。

  而且,她还是想让两个人赶紧培养下感情,早点生个孩子好。

  那农庄也是小老太的朋友投资做的,身边的朋友也常常过来,温婉回来之后也借着齐煜琛慢慢的重新回到了这个圈子。除了齐煜琛之外,以前的那些朋友都不太愿意跟她打交道,就连说话都不愿意,而以前那些捧着温婉的男人,也都是存在和温婉玩玩心思,并没有真的想跟她真的在一起的意思。

  温婉脾气也大,清高又自傲,大多时候都是独自一个人,时间久了,她自然也是无法承受那种落差,她总有一天会让那些人重新对自己刮目相看。

  出门的时候厉家珍先带着蕊蕊坐到了后面的车厢内,小书包里面鼓鼓的都是给蕊蕊装的零食。

  那边有些冷。

  秦世锦和乔暖阳在房间里面换衣服引发的争执,她就想穿着毛呢的衣服就够了。

  秦世锦非得挑着一件长款的羽绒服出来,长度到了她的膝盖以下,拉着拉链就把她整个人都裹在了里面,她头发扎起来,穿着羽绒服也并不显得臃肿但是就觉得透不过来气。

  他们在车子里面等了老半天,这才看到秦世锦和乔暖阳从里面出来。

  乔暖阳脑袋上还戴着一顶帽子。

  秦世锦穿着黑色的大衣牵着她的手过来。

  两人坐进车子内,秦世锦先俯身过去给她系好安全带,顺带着在她脸上亲了下。

  隔着椅背,蕊蕊还是看到了。

  厉家珍忙捂住蕊蕊的嘴巴和眼睛,不许她看,自己嘴角处的笑容倒是越拉越大,眉梢眼角都是笑意,看起来他们的感情还是不错嘛。

  “……”

  乔暖阳一双猫瞳瞪得大大的,白皙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红润,“秦世锦!”她咬着牙,示意后面有人。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耳朵,清冷的眉目之间染了些许的笑意。

  厉家珍巴不得他们感情再好点呢,而且,这段时间虽然他们各自都很忙,但是回来之后却有了很多的话题能够聊起来,说到工作的时候乔暖阳显然更加有话题感。

  夫妻之间最怕的就是——没有话题。

  厉家珍反对她太投入工作,秦世锦倒是觉得,适当的工作有利于夫妻感情稳定,尤其是他们这样的关系。

  现在跟她,倒是亦师亦友,好像能够说的话也就比以前更多了。